汽车保费要大涨了

 

省新民主党(NDP)政府星期二宣布大涨卑诗保险局(ICBC)汽车保险费,理由是入不敷出,不过各界人士纷纷指出,除上涨保费外,省府还可采取其他措施缓解ICBC的财政难题,包括开放省内私营车险,以及改变ICBC当前习惯性将索赔案诉诸法庭的强硬态度,尤其是数据显示ICBC将几乎四分之一的开销用于同索赔司机来打官司。 

(Fotolia)

 

据CBC报导,就职于法律公司咨询公司Preszler Law的律师Dairn Shane已从事人身伤害官司行业20年。他指出,当面临交通事故赔偿请求时,ICBC通常不会心甘情愿拿出赔偿金,而会将案例拖延许久,以至在法庭上与索赔者互相拉锯,“基本上每个索赔案都要经过一番争执”。而这大大增加了ICBC在法律程序本身上的开销。

安永会计师事务所(Ernst & Young)今年七月完成的ICBC财政状况报告显示,ICBC的全部开销中有24%为法律相关费用。

他认为,ICBC面对索赔要求所采取的对抗性态度不仅增加了其自身法律成本,也使赔偿遭到拖延的顾客们深感不满。

但Shane表示,该现象从五年前才开始恶化。此前,理赔决定权在理赔员个人手中,而Shane自己也经常与ICBC理赔员面对面处理索赔事项,剑拔弩张的情形相当少见。

当ICBC将决定权由理赔员转至管理层后,理赔员手中可供支付的赔偿金大大缩水,“一些以前可以付20万元的理赔员,现在突然只能付2万元了。”他说,这就导致双方因争执不下而诉诸法庭的索赔案数量大增,法律相关费用也相应涨高。

但Shane也表示,在过去半年间,自己注意到ICBC正在逐渐拾回过去的索赔处理手段,即不以强硬的对抗性态度对待索赔者,尽可能在法庭外解决索赔争端。

除高昂的法律费用外,近年来不断攀升的省内交通事故数目也是ICBC财政入不敷出的重要原因。大温车辆经销顾问Tony Yang对此表示,在面对省内交通事故增加的情况下,省府应考虑允许更多车险公司进入省内,分担日益加重的赔偿金压力。

他还认为,省内应对年龄较低的司机获得驾车资格采取更为严格的考核方式,或为驾车经验不足的人群单独开设一车险类别,这些方法都能减少ICBC的财政压力。 

11

12

13

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—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如有问题,请即刻联系 zhaot92@gmail.com

Go to top